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中国今日网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中国今日网 今日中国 法制法规 查看内容

漳浦县锦溪石料公司被非法侵占,县检察机关不作为

2016-12-27 16:47| 发布者: 陈志根| 查看: 1103| 评论: 0|原作者: 陈志根

摘要: 请求漳州市检察机关督促漳浦县检察院依法公正对漳浦县犯罪嫌疑人陈龙法(矿区所在地后溪村村委会主任)、村民黄景方、陈乘风、杨耀南等人因非法侵占他人企业产权未果,违法聚集黑恶势力人员到合法矿区闹事,殴伤工人 ...
    请求漳州市检察机关督促漳浦县检察院依法公正对漳浦县犯罪嫌疑人陈龙法(矿区所在地后溪村村委会主任)、村民黄景方、陈乘风、杨耀南等人因非法侵占他人企业产权未果,违法聚集黑恶势力人员到合法矿区闹事,殴伤工人造成矿区停产损失巨大的案件进行惩处,逮捕犯罪分子,赔偿矿区及受害工人的损失。

      收到漳浦县锦溪石料加工有限公司李永川的投诉资料,我们媒体到现场了解确认:
锦溪石料公司是一家按照国家法律规范许可的企业,2013年9月5日经申请由国土资源局发给《中华人民共和采矿许可证》,证号:C3506002013097120131224号,同时办理了“国家组织机构代码证”及“营业执照”“安全生产许可证”,合法证照齐全。
      办企业是很艰巨的。矿区当地涉黑势力人员某些人一直企图从中取利,没有得到公司的认同。2013年10月5日,公司找到合适人员,将矿区范围内的废石尾矿委托戴连通、李永川进行经营,被委托人雇请杨少艺、黄文江、牟志平等23名工人参加生产。矿区所在地后溪村村委会主任陈龙法、村民黄景方、陈乘风觉得无利可图,平时常干扰矿区正常生产活动,于2013年10月2日、10月18日暗中以“村委会”名义与黄景方等订立所谓“协议书”“承诺书”,2014年12月16日写下“采矿申请报告”,妄图在锦溪石料公司生产工场区内进行“生产”。然而因其属侵权急利的暗箱操作,无法得到省国土厅、矿产厅的准许,恶向胆边生,密谋搞垮公司正常经营生产。2015年4月3日,黄景方、陈乘风带领杨振山、杨耀南等十多名社会闲杂人员,侵入矿区,采用小轿车、座椅、杂木设堵及人员并排等方式堵塞村中通往矿山的道路(道路是国有的),个别黑打手强行伸手将矿场机械设备控制开关关闭,造成停电,(非国家电业人员不得随意关闭电源),威胁、谩骂矿场工人离开。对仍在矿场不愿离开的工人杨少艺、黄文江以暴力殴打,致二人受伤。
      受害者黄文江等人依法报警,漳浦县公安局湖西派出所民警立即出警,到闹事现场制止黄景方、陈乘风等人滋事,黑恶打手才纷纷逃散。但黄景方、陈乘风等仍不收敛,又于2015年4月23日、2015年5月8日、2015年5月16日、2015年5月16日乘公司人员不备(大家认为警察已对他们训戒了)四次再次雇佣打手侵入工场闹事,对于与他们讲理的工人再次毒打。经工人多次报警,漳浦公安局干警均迅速到场制止事态发展,并对打人凶手杨振山等以刑事立案侦查,并移送漳浦县检察院审查。锦溪公司受害工人要求依法起诉打人凶手。对黄景主、陈乘风等人破坏生产造成矿场停产的损失进行调查,请求肇事者进行赔偿。以上事实,已经漳浦县公安局查证属实,事实清楚,证据确凿,因此杨振山、黄景方、陈乘风、杨耀南等人的行为已经构成犯罪。
      然而,不知是漳浦县检察院经办人对本案了解不足,对刑事条款尚未磨合还是来自某些方面的关系压力,竟然对此案作出不符合事实又不依法对照的“答复函”(2016年66号),首先认为“本院依法审查后认为:犯罪嫌疑人黄景芳、陈乘风、杨耀南涉嫌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罪事实不清,证据不足。”并于2016年8月9日作出不批准逮捕决定。漳浦检察院理由有三:
       1、采矿人陈长生将矿区分给不同的人承包,是否合法有效事实不清;2、黄景方通过正常途径取得废石料的处理权,是民法上善意取得。3、黄景方原来与村长陈龙法签订协议书,后来协议又取消,造成黄景方已经购买机器设备准备投产,造成损失。因此,黄景方等人出面阻止锦溪公司生产,也是事出有因。其主观方面是故意,是为了维护自身利益。该阻止行为是否达到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罪中要求的情节严重,造成严重损失事实不清,证据不足。但县检察院最后一段也不得不说:“综上,犯罪嫌疑人黄景方等人的行为确实导致锦溪石料公司无法生产的后果,也造成一定的经济损失”。
      读完县检察院的《答复函》,明眼人马上感到:老是用“事实不清”四字来敷衍,无非是在替犯罪嫌疑人免除罪责。到底“清还是不清”,不再列举,请看法院、公安局是怎样取证的。
      据漳浦县人民法院2016年2163号《民事判决书》第六面十二行称:“本院认为,采矿许可证系采矿权人行使开采矿产资源权利的法律凭证。”锦溪公司对争论的矿区享有益物权,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119条第一款规定。黄景方、陈乘风辩称该矿区已被转让、承包、流转,锦溪公司不具有主体资格的辩解意见,本院不予以采纳。县检察院经办人有否了解,村长陈龙法是村长,不是矿场总经理,他有申请省厅批准的采矿证吗?有经营公司营业许可证吗?有代码证吗?不然怎么能与黄景方订立可以加工矿产的协议呢?黄景方得到“民法上善意取得”是村长本人意愿还是那一法律文件给的?他买了设备无法经营,不能怪锦溪公司,应该怪自己没有省厅的许可证,白花那些钱要怪陈龙法才对。自己没有法律许可合法的手续,埋怨别人开业,聚众围攻、打人,反误了自己。
      县检察院复函,说黄景方等人是为“维护自身利益,不符合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罪”。请看漳浦县公安局湖西派出所干警于2016年4月18日所作的公正的《情况说明》(原文复印在后面)。犯罪嫌疑人动手打人,把人从车上拉下来跌伤,还狂言“你再不停下来(停工),我就打死你!”都想打死人了,还不严重吗?要是没有公正的公安人员制止,恐怕真的会死人的。众所周知,社会上出现一些民事纠纷,都是要调解、劝和,怎么动不动就聚集乌合之众,侵入民宅(宪法不容许),堵塞国家道路,关闭电闸,打人致伤,无恶不作。这一切,公安人员有笔录,有照片,县检察院还说“事实不清,证据不足”。敬请市检察院领导到现场进一步了解受黑势力影响被破坏的漳浦县锦溪石料加工有限公司的详细情况。

《国际日报·中国新闻》海西新闻中心
                             记者陈志根
 
1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最新评论

手机版|小黑屋|Archiver|中国今日网    

GMT+8, 2019-10-24 08:22 , Processed in 0.234657 second(s), 26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